今天2021年 09月 14日 星期二,欢迎光临本站 上海鑫鑫侦探公司

出轨取证

上海外遇调查:女友被侵犯,我却很兴奋

文字:[大][中][小] 2021-09-14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

上海外遇调查:女友被侵犯,我却很兴奋

 

少华小心翼翼地坐在椅子边上,不好意思地接受着众人的打量的目光。

 

“爸妈,你们这是要干什么?”陈晨终于忍不住拉长声音问。

 

赵红梅终是反应过来,尴尬地冲少华笑了笑,拉着她的手说:“看到你来阿姨太开心了,你别见怪。”

 

少华赶紧配合着摇了摇头。

 

赵红梅亲密地问长问短,陈爸给少华洗了苹果和大枣,热情地塞进少华手里几颗。

 

随后他坐在一旁安静地听着。

 

感觉到他们的善意,少华心里的紧张减了几分。

 

她悄悄地看了站在身旁的陈晨,陈晨冲她眨了眨眼睛,还向她竖起了大拇指。

 

少华有些害羞,赶紧把头埋下去。

 

赵红梅做了一大桌子菜肴招待少华,不停地给少华夹菜,都是她爱吃的。

 

饭桌说找红梅嘱咐陈晨,结了婚一定不能欺负少华,否则她就不认这个儿子。

 

她的话暖了少华的心。

 

一家人热热闹闹地吃了饭,饭后少华想要洗碗,却被赵红梅拉住了,“让陈晨去,你陪我聊会儿天。”

 

陈晨领了命,和陈爸一起进了厨房。

 

客厅里就剩下少华和赵红梅,少华又有些紧张,局促不安地看着对方。

 

“我听陈晨说你有个儿子?”赵红梅试探着问。

 

少华的心缩成一团,该来的还是躲不掉。

 

“嗯,四岁了。”少华小声地回答。

 

“四岁好呀,四岁正是好玩的年纪,哪天带过来给我瞧瞧。”赵红梅语气里全是兴奋。

 

少华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,诧异地抬头看着赵红梅。

 

“以后咱们要在一起生活的,我要跟他先熟悉熟悉,让他喜欢上我这个奶奶。”赵红梅语气里全是疼爱。

 

少华眼眶瞬间湿润了,“阿姨,你……”

 

赵红梅阻止了少华想要说的话,“你的遭遇,陈晨已经跟我说了。其实我们的见面晚了四年,你早就是我认定的儿媳妇。”

 

少华终于哽咽了,紧接着眼泪不停地往下淌,仿佛这些年所受的委屈,在这一刻决堤……

 

图片

少华和陈晨是在插队认识的。

 

少华长的肤白貌美,有很知性,说起话来温柔又悦耳。

 

这样的女孩子走到哪里都会受到青睐。

 

当时追求少华的男知青很多,送花送礼物的,为她写情诗唱歌的…

 

陈晨是那里最特别的一个,他从来没向少华表明过心意,只是默默地帮她干生产队分配的工作。

 

好几次少华早晨起来,发现分配给自己的农田里草被人拔了,土豆被人捡好放在地头…

 

少华很想认识一下这位好心人,可是对方打定主意当无名英雄,没给少华只言片语。

 

少华好奇,用了一个小心机,将正在做好事的陈晨抓了个正着,陈晨正大汗淋漓地帮她扒玉米。

 

他满脸黑一道白一道,身上的衣服脏兮兮皱巴巴地,头发上还黏了很多玉米须。

 

心动就是在这一刻开始的。

 

她失声喊了一句陈晨的名字,陈晨看到她咧嘴笑了,说很快就要扒完了,让她找个阴凉坐好。

 

对于少华和陈晨谈对象这件事,大家都心照不宣地表示祝福。

 

郎才女貌的爱情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。

 

陈晨对少华的好不花哨,润物无声的那种,可是少华偏偏吃这一套。

 

看着陈晨为了能让自己吃点儿荤腥,追着野兔满山跑时,少华笑弯了腰。

 

少华喜欢吃苹果,陈晨每次回城里探亲,苹果成了他的必买品。

 

少华喜欢花,陈晨的集体宿舍窗台上就摆满了花盆,里面是他精心栽种的玫瑰花。

 

陈晨说爱一个人要用心,亲力亲为更能让对方感受到自己的心意。

 

那个年代是含蓄的,恋爱也是。陈晨和少华恋爱一年,最亲密的动作也不过是拉拉小手亲亲小嘴,突破最后的一道防线是万万不行的,会被人戳断脊梁骨。

 

他们决定把最美好的时刻留在新婚夜。

 

可是,就在他们快要回城市,发生了一件谁都意想不到的事情。

 

少华被人qj了,在一片绿油油的玉米地里。

 

陈晨赶到时,少华像块抹布一样被丢在地上,她的上衣已经被人撕破,裤子褪在脚下,披头散发地盯着黑漆漆的天,两只眼睛很空洞……

 

陈晨吓坏了,颤抖着喊了她一声,少华没有任何反应。

 

天盖地的恐惧让陈晨一下子跪在地上想要把少华抱起来。

 

少华突然变得激动起来,眼睛里透着绝望,不停地躲闪,嘴上说了句:“别碰我,脏!”

 

这句话刚一出口,陈晨猛地把她抱了起来,哽咽地哭了起来。

 

声音里透露着自责和无助。

 

那晚,陈晨约少华去看星星。

 

来的途中他被知青刚子喊住聊了几句,哪成想会出这种事情。

 

陈晨不停地抽着自己的耳光,骂自己害了她。

 

两个人抱头痛哭了一阵后,少华突然推开陈晨,“我要去报警,我要抓住这个畜牲,让他不得好死。”少华咬牙切齿。

 

看着她眼睛里的坚持,陈晨拍了拍她的肩膀说,无论她做什么选择都会支持少华。

 

图片

两个人一瘸一拐地走在小路上,陈晨小心地问:“少华,如果这件事情被别人知道,你想过以后吗?”

 

少华一下子愣了,抬头看着对方,借着月光她在陈晨的眼睛看到了疼惜。

 

少华的心再一次乱了。

 

名声和贞洁是女人最重要的东西,她已经失去了一样,难道要亲手把另外一样也葬送掉吗?不能!

 

少华知道什么叫人言可畏。

 

就这样,她和陈晨商量过后,决定把这件事埋在心里。

 

让少华欣慰的是,陈晨并没有因为这件事情疏远她,相反地对她更加用心,还在众人见证下向少华求了婚。

 

少华觉得自己太幸运了,对陈晨真的是无以为报,于是她把自己回城上学的资格主动让给了陈晨。

 

她笑着告诉陈晨,让他先回去准备婚礼和聘礼,到时候她要风风光光地做新娘子。

 

陈晨说什么不同意,他让少华先回城,自己等待下一批回去。

 

“下一批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,这次返城的地址恰好是你的老家,机会多么难得。你不是一直都想读大学吗?”

 

上海外遇调查,在少华的极力劝说下,陈晨恋恋不舍地上了返城的客车。

 

等陈晨入了学安顿好以后,已经是三个月以后。就在他准备写信向爱人倾诉思念之苦时,却收到了少华的分手信。

返回上一步
打印此页
[向上] 
在线客服

QQ咨询

咨询热线:
130-9737-8133